相关文章

杭州发现大型南宋古墓 墓主可能是大将军(图)

青色的香糕砖下 藏着杭州最大的南宋古墓

出土器物。图片摄影:记者 史洁 

奇:从东面墓室里发掘出两件女性用品

疑:墓主可能就是南宋初期名将刘光世

惜:这么高考古价值的墓可惜残损严重

青色的香糕砖下,埋藏着一座杭州最大的南宋古墓。最近,杭州市文物考古所在半山地区有重大发现。

青色的香糕砖 引起了注意

半山镇刘文村东部约1.5公里处,有一座当地很有名气的寺庙———显宁寺。现在,寺庙已经荒废,庙门口立着一块2004年竖的石碑“杭州市历史建筑”。

显宁寺所在的皋亭山北麓山坞内,正在进行省环保辐射监测基地工程项目的建设。由于半山地区是杭州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为配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杭州市文物考古所从10月下旬到11月下旬,对附近区域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发掘过程中,青色的香糕砖引起了我的注意。”考古负责人梁宝华说。香糕砖是宋代的典型砖,经常使用在宋代的墓葬和城墙中。继续往下发掘,果然露出一大片由香糕砖铺设的地面。四周还有明显的挡土墙、排水沟等,墓圈直径约12米。

墓室里发掘出两件女性用品

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移开石板,一座南宋双室石椁墓露了出来。

由于年代久远,仅一块石盖板幸存,其余都断在了墓室内。墓棺也全部腐烂了,只剩下几个锈迹斑斑的棺钉。整座墓长2.7米,宽1.27米,深1.3米,东面的墓室比西面的稍大。梁宝华判断,葬的应该是一对夫妻,东面为男,西面为女。

奇怪的是,从东面墓室里还发掘出两件女性用品,一件为铜镜的断柄,上面的镜面已经不知去向。另一件为粉盒盖,是精致的青瓷器物。东面墓室的四个角落各埋有一个铁牛,共有两对。

“这座墓的风水好得很”

发掘出的随葬品并不多,有定窑白瓷碗残片,景德镇窑青白瓷碗残片、粉盒,青铜洗、铜镜断柄、铁牛、“开元通宝”钱等遗物。墓葬可能早年被毁损或被盗。

定窑白瓷碗上烧制了缠枝荷花,相当精美,“像这种高档的花纹,一般普通人家根本用不上。”梁宝华介绍。根据墓葬形制和随葬品初步判断,此墓年代为南宋时期。

梁宝华说:“从它的规模来看,应该算是杭州现今发现的最大南宋古墓。”墓葬前的山体已被硬生生切断,梁推测,可能当时墓前还有墓道和香房。当地人都说,这座墓的风水好得很。

墓位于半山腰不到,背靠水晶山,东西两侧分别为两座狗耳朵山,像一双手臂,将它环抱在胸前。墓前不远处,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溪流。坐南朝北,两侧环山,不仅风景好,而且阳光充足。可见墓主生前有很高的地位和身份。

可惜墓葬形制残损严重

经过调查和总面积为200平方米局部的发掘,杭州市文物考古所还发现了显宁寺塔石质构件和一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土墩墓。在春秋战国土墩墓内,出土原始青瓷罐、豆盂10多件,印纹硬陶罐1件,器形丰富,造型精致,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

但由于该墓正好位于显宁寺塔所在位置,破坏很大,墓葬形制残损严重,几乎无法辨认。经考古人员走访调查,从当地村民处得知,原来位于此处的显宁寺塔被村民作为建房石料,已被破坏殆尽,无法再找到其他遗迹。

墓主到底是谁?

根据清初野史《湖壖杂志》的记载:“皋亭山下有刘坟,宋鄜王刘琦之坟也。先是其地为显宁寺矣,王以为佳,移寺建于坞之外,而筑坟于其中。”

“鄜王”是中兴四将之一———刘光世的封号,而且根据记载,刘琦的墓在福建,初步推断,写野史的人错把刘光世当做刘琦,这座新发掘的南宋墓很有可能就是刘光世墓。

但由于墓葬未出土任何文字资料,而刘光世墓的位置在《咸淳临安志》、成化《杭州府志》等地方志中存有异议,因此要确定墓主的真实身份,还要进一步深入研究。

新闻附件 刘光世

刘光世,字平叔,保安军(治今陕西志丹)人,将门世家。从高宗南渡,命为制置使,屯镇江。绍兴八年(1138年)冬,宋金第一次议和。宋高宗以宋金议和,刘光世赐和众辅国功臣号,张俊亦赐功臣号,与已赐功臣号的韩世忠,成为南宋初期仅有的三个赐功臣号及领三镇节度使的将领,说明三人在当时地位的重要。

通讯员 汤洁 记者 史洁